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壶关大峡谷

2023-06-20 15:26:22 8

摘要:大峡谷山高刺天,天都显得低了。湛蓝的天,碧绿的山,靠着山脊曲线分割。山坡上是绿树,绿树间泛着山岩的白光,或一条线,或斑驳的亮点,一片朦胧。面前的青龙峡,左边的大山离天最近。山脊曲线“起笔”滞涩,山头突兀。“笔画”先往上走,山峰连体,峻峭奇崛...

大峡谷山高刺天,天都显得低了。湛蓝的天,碧绿的山,靠着山脊曲线分割。山坡上是绿树,绿树间泛着山岩的白光,或一条线,或斑驳的亮点,一片朦胧。

面前的青龙峡,左边的大山离天最近。山脊曲线“起笔”滞涩,山头突兀。“笔画”先往上走,山峰连体,峻峭奇崛。三座山峰,青翠满目。之后,勾画山脊的笔端开始下行。走不多远,又猛地扬起,一个“金元宝”似的巨大山岗嵌在那里。两头高,中间凹。迎着我的这一面分出两层,两级平台都长着树。阳光照着岩石,金黄耀眼。“金元宝”侧面的山体都向里倾斜,像“地包天”的下巴。好悬!我担心它会塌下来。再往下,崔嵬的岩石立面笔直,刀削一般,总有百丈!它的最底部与下面山坡的最高点连着。往下、再往下,曲线变成斜线,那儿,是一坡蓊郁的绿树。

中部的大山重叠。刚才所见的山坡挡着后边的大山。后面的大山又掩映着再后面的大山。越来越远,越来越高,视野越来越模糊。稍近的山脉五座山峰,阳面山坡白绿相杂,白的岩石,绿的草树。山脊线区分出阴坡和阳坡,红彤彤的阳光照耀,一边明亮,一边阴暗,山岭棱角分明。暗地儿一道儿、一道儿的,几面山坡大致平行,倾斜着,我知道那儿是树。稍远的山脉一字排开七座山峰,最高处的山都像“窝头”,五面山坡、五个褶皱,形成五段儿波浪线。之后,那波浪线猛地走高,接连画出两段儿向上的曲线后斜下去了,直到“锅底儿”的地方又回转向上、再向上,形成了一条底部朝下的“抛物线”。最后,那线段一直向着更远的地方延伸去了。遥望远处,那里朦胧一片。

右侧的大山,最远模糊,稍远的山脉与最远的山脉基本平行,一样的走势,只是略矮些。最近的山就在眼前,山草都清楚。平视它的山顶,那里簇拥着几块破碎的岩石,有的直立,有的倾斜,犬牙交错。下面,长着不算茂密的灌木。

山体南面是直上直下的峭壁。目光看过去,感觉山体刷地一下就下去了。下到半山腰出现了一个小平台,长满荆条和臭椿等树木。之后山岩又直上直下,一落千丈。像木匠劈的劈柴,有立体的茬口,一直顺到大峡谷的最底下去了。

缓过神来再看左边的山峰,由远及近,重峦叠嶂。前呼后拥朝我而来。最近的一面崖壁被侵蚀沟分出五六个单元。自左至右看过去,一面悬崖、一面悬崖、又一面悬崖。单独去看某一面,横看沟槽列列,纵看岩石层层。上面树木披垂,叶片斑驳。瞅一眼,不敢过久凝视。因为时间长了我感觉惊悚,有“恐高症”的反应。甚至一时出现幻觉:满世界的劈柴,立茬儿的木片儿,纹理垂直。

这样立茬儿的东西我早春见过。那是老家的河滩,“七九河开,八九雁来”的光景,河冰的结构就这样,纹理如缕,晶体垂直。煮熟的瘦牛肉块儿也这样,条儿状纹路,肉丝粗糙。

大峡谷山石节理大多这样。高耸的山峰或垂直、或横断、或旁斜。凸凹不平,结构复杂。还有屋檐形状的,下面的山石塌落了,上头的岩石突出,千奇百怪。整体的山岩凸处灰白,凹处浅黄,更多的是过渡,灰褐一片。

青龙峡沟口的山峰壁立千仞。远看浑然一体,触摸石壁,坚硬硌手。即便看似绵软的岩壁,摸上去也有割手的感觉。山体之间纵向的缝隙,横向的阶梯都生长着树,长着草。根子扎进石壁,山风吹拂,树桠凌空抖动。看得出,这种地方的树、草生存艰难。当初跟随山风来到这里,投胎绝壁,有的能占据一点儿山土,有的没有丁点儿土星。可不管怎样,只要落了脚儿,它们便发芽、成长,最后扎根岩壁的缝隙,履行着生长的使命。适应一年一度的阳光炙烤,暴风骤雨,冰天雪地。适应瘠薄的立地条件,有多大容身的世界便长多大的树冠。环境窘迫,几乎每一棵都是“小老树”。看着不大,年岁不小。判断这些树的树龄不能简单地看它树冠大小,也不关树干的粗细。因为它们生长的年头与树冠是否蓊郁无关,更不代表曾经迎风斗雪的经历。

那些没树的地方全是突出的石壁,有的光滑,有的龇牙咧嘴,有的像努嘴的野兽,有的独立成一个巨大的石柱。好些山岩都有流水痕迹,湿漉漉的。白花花的道道印在山石上很像泪痕。按说大山不哭,但是景象进入人心,搅动感情,大山也就有了情绪。

红豆峡有一处山体挺别致。寸许薄厚的片石,一层覆盖一层,像一垛“多层板”码在那里。断层分明,茬口尖锐。总体倾斜,单片儿却平展。我曾经见过农民用这种片石盖房顶,也曾在承德“小布达拉宫”大红门看过金光灿灿的瓦片,都和这里的片石相似。

横向山岩最典型的是黑龙峡。山是直的,组成它的山岩却横着。能看清层次,却不知道有多少层。一米?两米?十分之一米?神力所为,难以测量。我挑一处经典的地方看,厚的岩石一米上下,三五层摞在一起,非常像书本码在书桌上的样子。眼前有一处光滑的石壁,有镂空痕迹,兴许是亿万斯年水冲风蚀的缘故,像光滑的象腿,有纹路,耐看。有一处山体,都是鹅卵石一样的碎石头,中间嵌着一道儿薄厚二寸的片石,模样有点儿像地铁站过道固定在墙壁上的扶手,蛇一样随着石壁前行。我跟随它走了好长一段路,后来路转弯了,我眼巴巴地与它道了别。

过去知道大山有根,那只是概念。花草树木有根,牙齿有根,山也一样,巨石深埋到土壤里就叫根。虽然这样想过,并没有实地考证。这回在大峡谷里开眼,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大山的根。那是青龙潭的峡谷里,一潭碧水水位降低,露出了浅白的山岩,有点儿像美女丰腴的小腿连及脚面,斜着伸进水里濯足。一溜地排过去,不见脸面,却听见了咯咯的笑声。疑似仙女下凡,回头找寻才发现,那是周围的人在调侃,开玩笑。

太行山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壶关大峡谷是脊梁的经典。看天看地,迎风看水,也去农家闲聊过。虽然知道五里不同风、十里不同俗的道理,但对于我这个“山那边人家”的河北人来说,这里并不是样样东西都特别,但这里的高山和大峡谷还是让我感觉着震撼。人们说它集雄、险、奇、幽于一身,我看不虚。

从壶关大峡谷回来有几天了,那里的悬崖峭壁还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面对两亿年或更长纪年的大山我感觉自己很渺小。大峡谷既是地质公园又是森林公园,造山运动的痕迹是明显的,茂密的森林记录着岁月的沧桑。在这样的地方多走走、多看看会让我们明白很多事,让我们少些张狂,多谢敬畏。少些蹉跎,多些进取。——这样震撼人心的山,这样能发人深省的峡,我想最好选为某一方面的纪念地,年轻人到这里来走走看看,我觉得有利于开启心智,净化心灵。譬如男女青年来这儿搞成人仪式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保准让人喜欢。

周末快乐!!!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