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某些地点应当出产幸福”——徽州大峡谷逍遥行(2)

时间:2023-06-20 12:28:28 | 浏览:21

二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罗德胤曾说,“工业化、城市化伴随着城市中产阶层的兴起,这些人对于暂时逃离到家和办公室之外的‘第三空间’的需求越来越大。而乡村显然是更贴近自然的,更贴近人文的,更贴近情感的,而且可以彻底摆脱掉绑定其精神的物质空间。这样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罗德胤曾说,“工业化、城市化伴随着城市中产阶层的兴起,这些人对于暂时逃离到家和办公室之外的‘第三空间’的需求越来越大。而乡村显然是更贴近自然的,更贴近人文的,更贴近情感的,而且可以彻底摆脱掉绑定其精神的物质空间。这样的第三空间,其实是要在乡村里找到与城市生活的结合点。对所在距离也有要求,大城市出发3个小时以内是刚需。不过中国大城市很多,在每个大城市周围都画一个3小时半径,就基本上把整个中国都包括进去了,所以整个市场很大的。”徽州大峡谷就在距离黄山市区16公里左右的地方,而从上海到黄山高铁也只要两个半小时,从杭州过去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达,下了高铁,四五十分钟就可以到大峡谷,基本上是在3小时范围内,所以,理论上徽州大峡谷也可以作为现代都市人的一个“第三空间”所在。

徽州大峡谷所在的源芳乡是徽州地区比较有代表性的村落,依山傍水,茶园就在房前屋后,竹林遍野,山并不高,有些地方是丘陵的原貌,水并不深,小溪就在家门口,溪水潺潺,并不侵扰村民的日常生活。徽州乡村和中华大地上的乡村一样,年轻人出去打工赚钱,留守在村子里的老人儿童很多,尽管这也变成了一个社会问题,尽管乡村每天在以80—100个的速度消失,我想,也只有当地经济社会真正得到发展了,年轻人回流,乡村的发展才有希望,乡村才永远伫立在希望的田野上。

不管怎么说,乡村的田园风光是城市无可取代的,乡村的宁静自然所带来的疗愈作用是潜移默化的。更何况这里是徽州呢,徽州歙县的人民教育家陶行知曾在《徽州人的新使命》一文中说,“我们徽州,山水灵秀,气候温和,人民向来安居乐业,真可谓之世外桃源。察看他的背景,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和他相类,这个地方就是瑞士。”徽州地区人文积淀深厚,自然风光优美,自成一统的社会文化体系也让徽州星光熠熠,成为很多人心中的伊甸园。古今中外,很多人把乡村作为自己理想的居所,作为心灵的故乡。被誉为“20世纪中国最后一位散文家”和“乡村哲学家”的刘亮程曾这样描述一个人的理想生活,“应该是童年、少年在乡村度过,领略自然淳朴的风土人情,倾听鸡鸣狗吠的乡村声音,饱尝四季劳作的苦辣酸甜;青年和中年时期可以到城市求学谋职,开阔眼界,展翅高飞;老年时又应该回到乡村,坐在大树下、小河边、麦场上、土墙前回味自己的一生,向孩子们讲述自己的乡村故事和城市故事。”

在对乡村生活的看法上,古今中外的名人有着惊人的一致。法国十八世纪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文学家,民主政论家和浪漫主义文学流派的开创者,启蒙运动代表人物之一的让-雅克·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曾写道,“我鼓励妈妈和我一起去乡下生活。我们找到的庇护所位于山谷斜坡上,那里有一间远离尘嚣的小屋,我们一起在这里度过了四五年时光,却好像有一个世纪之久。我们生活在一个被幸福满满包围的世界,现在我觉得恐怖的一切在那时满满都是幸福的光环。我的心灵需要一位红颜知己,于是她出现了;我不愿被世人奴役,于是便安心地享受着自由,甚至超越了尘世间的自由,因为我只做我喜欢做的和想做的。”

曾写出“新安江水碧悠悠,两岸人家散若舟。几夜屯溪桥下梦,断肠春色似扬州”的现代作家郁达夫对于山水物美的地方也是赞不绝口的,屯溪就位于现在的黄山市区,岁月悠久已经有四百多年历史的屯溪老大桥不幸在2020年被洪峰冲垮,当地上了年纪的人眼里是含着泪的,徽州人、黄山人是舍不得这座桥的,听闻这座桥目前正在重建中,相信不久就可以重新屹立在新安江上,继续发挥她的交通功能,也许可以慰藉为此伤心难过的徽州人。郁达夫提到,“大抵山水佳处,总是自然景物的美点发挥得最完美、最深刻的地方。孔夫子到了川上,就觉悟到了他的栖栖一代,猎官求仕之非;太史公游览了名山大川,然后才死心塌地,去发愤而著书。可知我们平时所感受不到的自然的威力,到了山高水长的风景聚处,就会得同电光石火一样,闪耀到我们的性灵上来。”

对于徽州大峡谷来说,这个第三空间不仅其地理上位于乡村,有着非常美丽的田园风光,而且它还是一个没有太多开发的森林山野地带,其立体风貌在城市也是非常罕见的,美国作家、哲学家、废奴主义及自然主义者代表性人物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在其著作《瓦尔登湖》中写道,“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的深刻,并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然后从中学习,以免让我在生命终结时,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在梭罗的年代如果他想走进森林尤其是人迹罕至的森林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因为森林里是一点都不适宜人类居住的,那里有猛兽、有无处不在的可以瞬间要你一条小命的神秘动植物,作为当代人的我们,这些人迹罕至的森林变得越来越少,大型猛兽更是几乎已经灭绝,就连狼这样以前山中司空见惯的动物现在也很难觅得踪迹,而且随着交通工具的四通八达,我们到这些森林中所耗费的时间越来越少,变得便捷高效。对于徽州大峡谷来说,黄山北高铁站到大峡谷的距离在30公里左右,也就是说开车大概四五十分钟,这从便捷度来说已经算是很方便的了。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走进森林呢,就像梭罗认为和实际中践行的那样,在森林中他观察动植物的行径,自己也开垦一些荒地,最主要是远离了世俗的羁绊,有了更多的时间进行思考,这样的生活方式完全围绕自己展开,是以自己为主宰的,无论是解决身体活下去的生存问题,还是解决精神层面的哲学问题,有了完整的时间来思考,也才找到了生活的意义,获得了重生。对于国人来说,森林一样是可以亲近的,诗人徐志摩曾这样写道,“田野,森林,山谷,湖,草地,是我的课堂;云彩的变幻,晚霞的绚烂,星月的隐现,田野的麦浪是我的功课;瀑吼,松涛,鸟语,雷声是我的教师,我的官觉是他们忠谨的学生。受教的弟子。”

从医学的角度,有学者认为,“森林浴(或叫‘shin-rin-yoku’,一种冥想疗法,在森林中利用各种感官与大自然互动)日益流行,表明人们已逐渐意识到回归自然的重要性。森林浴看似简单,但在日本,它被认为是治疗未病的一种重要手段。事实证明,森林浴有多种健康益处,在世界其他地区也开始流行。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在设得兰群岛开始提供‘自然疗法’,帮助治疗慢性和衰弱性疾病。”

毋庸置疑,在徽州大峡谷中,森林的这种感觉是很强烈的,甚至越往里面走,越有种原始森林的感觉,你的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还有低矮的灌木丛,就这样立体的覆盖着山谷,当然也不是密不透风,毕竟这还是景区,也是经过了一定的改造,但你看到的大部分景象还是森林的状态。专家也认为,“在进入森林的短短几分钟内,人类的大脑和身体开始发生变化,心率减慢,血压下降,肌肉开始放松,前额叶皮层平静,皮质醇水平下降,压力水平开始下降。鸟鸣声刺激大脑释放阿尔法波,让我们更平静。植物和树木释放的植物杀菌素,对人体有抗菌作用,增强免疫系统。科学研究证明,大自然能让我们更快乐、更健康、更放松,而实际的好处可能远远超出了科学所能佐证的。”

作家里面佩服的还有一位,那就是周云蓬,他是东北人,小时候因为眼疾慢慢失去了视力成为了盲人,第一次知道他还是在韩寒主编的《独唱团》杂志,里面刊登了周云蓬的一篇文章。他的文字干净简练,文字中文学性很强,诗歌的韵律性也很强,后来买他的《春天责备》,也才知道他是位诗人,那怪不得呢,周云蓬虽然并没有写过大部头像贾平凹的小说那样的著作,毕竟他是位盲人,受制于身体,就像余秀华,脑瘫患者,也是以诗歌为主,但其实诗歌是最难把控的,语言越少,越需要调动一个人的全部情绪,诗仙李白并没有写过一部长篇小说,不过他那个年代还不流行小说。

任何一种文体,如果追求极致的话,想要达到顶峰,都是一样的耗尽体力精心心力,这是肯定的,周云蓬在文章中写道,“明天还要过自己的日子,时代,无论白银、青铜、黑铁,不是我们能说得算的。我只看到一个个的人,黄发垂髫,饮食男女,更大的风物需要在未来在高处俯瞰。”顶峰往往意味着更好的景致在等着我们,曾记得旅日作家库索在其《纵身入山海》一书中这样写道,“如果不是在奈良的山间走错路,我不会在终于到达顶峰的那一瞬,对出现在视野尽头的远山从心底腾起热爱:山还是枯萎的棕褐色,但在袅袅炊烟中,几株凤尾竹抢先绿了;红梅和白梅全都开得肆无忌惮,粉色的桃花也正值盛期,偶有蜡梅,发出惊人香气;一株红梅开在半山腰的小木屋前,树下停着一辆摩托车,不远处一位穿着雨鞋的老人走进菜地里,开始松土。”

攀登到顶峰需要较强的体力和意志来支撑,徽州大峡谷从这一方面来讲,攀爬到顶峰要从徽州天路上去,现在的交通方便了很多,但真正的顶峰自己到现在也没上去过,所以路线并不十分了解,但如果只是从顶峰上俯瞰徽州大峡谷的话,从莽莽丛林中是看不太出来的,毕竟,峡谷这样的地貌就在山谷的最低处,被茫茫森林所覆盖,不过,徽州大峡谷里面有一处开阔地带的风物——高峡平湖应该是可以一览无余的,它是大峡谷的一个景观,因为面积大,平湖上面也是没有遮挡的。

高峡平湖是徽州大峡谷两侧山上的诸多溪流奔腾着跳跃着从上而下汇聚于此形成的一个狭长椭圆形犹如牛肚的湖泊,湖泊很深,是有点深黛中透出碧绿的颜色,湖泊的尽头有一个大坝拦着,但并没做发电的用途,而是漂流的源头。当夏天到来的时候,大坝启动,闸门打开,一汪碧水倾斜而下,游人们坐着橡皮筏,冲向小溪的另一端,三四公里的长度,一百多米的落差,两旁是大山,橡皮筏顺流漂移,或激流,或平缓,蜿蜒曲折,逶迤着把人的情绪调到最高点,激发出肾上腺素,让心情如坐过山车一样,也许,爱这种运动方式的人爱到了极点,但胆小的人也恨到了极点。

不禁想起2020年端午节第二次去徽州大峡谷的时候,当时是和朋友们一起去的,我们一行5人,朋友在高铁黄山北站租车点租了辆白色的大众SUV,有了车子也就不用麻烦涂大哥开着他那辆五菱面包车来接我们了。我们很快便到了大峡谷。到达之后,涂大哥也在那边,帮我们事先买好了门票,涂大哥的细心体贴真的让我无话可说,但又不得不说,大峡谷的门票还是有点小贵,一百多块钱,都快赶上黄山景区的门票了,说实话,大峡谷目前的建设水平和层级还完全没法和黄山相比,和齐云山比起来也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尽管论自然和人文环境的可看性并不差,但由于大峡谷是被私人承包了的,那家私人公司可能由于资金人力等原因并没有对大峡谷进行很精致很有品味的开发,所以一百多的门票是有些让你看了一次就不想来第二次的想法,此外,门票是不包括漂流和景区游览车的费用的,如果加上漂流和景区游览车,还要再多上一百多块钱,这个成本还是挺高的,这也是景区尽管建了十几年一直人气不旺的主要原因。不是说大峡谷不好,而是景区的这种管理模式还是有待改进,杭州西湖为什么能够做到免费,其他景区也不是不可能做到免费,门票帮游客省了,但游客的其他花费并没有省,从长远来看,还是对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较大的推动作用的,因为只要这个地方够好,游客会不停的来,一次,两次,三次,N次,不会因为你门票的高昂只来一次,从这个比较来看,当然是来N次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有利,杭州这些年的飞速发展不得不说是这种眼光的长远所带来的,这也是一个良性循环,经济社会发展了,配套更加到位,西湖变得更加美丽,游客更加愿意来了,所以这是一个多方共赢的过程,起因便是不再简单做门票经济,把旅游放在一个大的盘子里来考虑,这个我想不管是黄山还是其他地方是值得借鉴杭州的这种模式,尤其是在黄山现在因为高铁的开通打通了最后一公里打出了“杭州的后花园”的口号,那更应该在景区的管理上下功夫,比如门票,就可以采用杭州的这种模式,不说免费,起码可以采用年票等优惠的措施,让游客来了一次还想来第二次,第三次,不因为门票的高昂阻挡了游客的下一次光顾,如果这样做了,时间长了也是一个良性循环,会真的推动当地经济社会长远发展,造福一方百姓。

夏天的徽州大峡谷尤其是去年端午节时候的大峡谷,水是绝对的主角。后来到了7月份水淹歙县古城,水漫黄山屯溪老街,从端午节是可以看得到一点征兆的。我们当时到的时候,涂大哥说前一段时间一直是下雨的,只不过端午节那两天天气放晴,但大峡谷的水势是有点吓人的,和冬天时候看到的完全两样。景区游客是有一些的,我们进去的时候,从门口到第一个游览点也就是峡谷漂流处是坐的游览车,游览车一路开过去路旁就是漂流会经过的小溪,此刻已经不叫小溪了,而是变成了一条规模不小的河流,水声轰隆,浪花朵朵,游览车经过的山道上积水也比较严重,有些路段车子开过去犹如在水中行舟,溅起的浪花像开了一条轮船。虽然夏天这种浪花有点让人容易接受,就算溅到身上也没什么,但还是让人有些胆怯。这样的景象对于都市中的我来说还是有点陌生的,平时就算下了大雨,也很少看到这样的景象,上海的排水系统很快就会将路面的积水给排掉,而大峡谷只有一条河流,水只能通过这条河流流到外面去,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的方式,这样的暴雨季节,经过了三天两头的暴雨,无数条山上的小溪变成了凶猛的河流,顺势而下,一股脑涌到唯一的山谷里的河流,变成了一条洪水猛兽。

到了漂流的门口,端午节由于雨水太大大峡谷水位暴涨漂流已经停止售票了,我们在门口也就是大坝的地方拍了些照片就沿着山路径直往里面走去。一路上所到之处,都是水声轰隆,气势逼人,朋友说没想到水这么大,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不太安全,当时旁边是有景区巡视员陪伴的,因为门票太贵,如果现在返程的话涂大哥花大气力买的门票就浪费了,五个人六七百的门票浪费了还是有点可惜,再加上天气晴朗也还不错,路也能走,就和朋友说,我们还是往里面走走看看吧,如果实在不行再返程,朋友听了这话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巡视员大叔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劝我们不要离溪水太近,是很危险的。

我们一开始沿着高峡平湖,湖泊里的水到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很可能是为了防止堰塞湖的发生,早早就放了一部分水到下游去,所以留在湖泊中的水并不是很多,这一段路没有了积水,虽然有点湿滑,但整体上还说得过去,我们就深一脚浅一脚继续行进。到了分叉口的地方,千年古槐那里,水势由于太大,只能从旁边的一个石板桥上过去,或者再原路返回从下面转到对面的山路上,原路返回的话要走一段路,朋友他们两个看到汹涌澎拜的水势有点吓住了,石板桥是没有任何防护设施的,稍有不慎就会落到溪流里面去,我这边还有两个朋友我们三个人我说那要不就走石板桥吧,也就五六米,两三步就过去了,说着我就到了石板桥的旁边,但还是小心翼翼的,不敢看下面奔腾着的溪水,快步冲了过去,因为天气晴朗,石板桥面是干的,并不湿滑,当我过去以后,我的两个朋友也都顺利到了对岸,但也都不敢看下面的溪水,那溪水真的是像脱缰的野马,事后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仗着自己年轻敢冒险,但这样的冒险还是最好不要做,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我的另外两个朋友他们就还是老老实实先下到下面去然后再绕道对面山路上来,虽然花了一点时间,但证明是最安全的一种方式。

分叉口上去就又是一个游览车中转点,我们坐上游览车一路无话,到了源芳翠谷的地方,和冬天第一次去的时候还是不太一样,水仍是当天绝对的主角,之前看到的小小的溪流还有瀑布这次都膨胀了很多倍,声势浩大,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壮观还是挺壮观的,我们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心情仔细欣赏了,我估计我朋友有一百二十个心想马上从景区跑出去,景区巡视员大叔一直在提醒我们要注意脚下安全,因为有的瀑布流到了路面上,路面有些湿滑,而且越往里走,山势越陡峭,有些坡度比较大,还是比较费力的。当我们走到天瀑下面彩虹瀑的时候,巡视员大叔说不能再上去了,上面的路面完全被瀑布给淹没了,非常湿滑,也非常危险,我们看到这个情况,看到朋友的口中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现出紧张缓解的表情,于是我们就原路返回到了景区出口的地方。

当我们端午节从徽州大峡谷回到上海之后,没有过多长时间,黄山多地就出现了洪水灾害,老城被淹,老桥被冲垮,很多人失去了自己的家园。2020年真的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年份,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年初的疫情,年中的洪水,直到现在疫情仍然没有消散,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没法控制的,也没法预料的,我们要做的是尽全力让周围的环境变得好一点,让灾难危害的范围减小一点,让我们的正常的生活尽快恢复起来。(未完待续)

相关资讯

限时免费!徽州大峡谷向古徽州区域和杭州市民发出邀约

记者从休宁县徽州大峡谷景区了解到,从4月1日起,黄山市、绩溪县、婺源县等“老徽州”市民,凭本人有效居民身份证或居住证(未成年人可凭户口簿)可免票游览徽州大峡谷景区,免票政策执行1年,持续至2020年3月31日。徽州大峡谷景区位于休宁县源芳乡

解说古徽州之休宁县风土人情——民俗博物馆和徽州大峡谷自然景观

前两次我们一起了解了休宁县的观云山和古岩城,其中观云山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也可用"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来描述,期间还有丰厚的道家文化;古岩城以历史人文景观而出名,明太祖朱元璋、吴王"汪华"、明末清初民族英雄金声都曾在此留下足迹,是历

未来一年内 徽州人可免费畅游徽州大峡谷

3月31日,徽州大峡谷风景区春季旅游发布会举行。据悉,自2019年4月1日起,黄山市、杭州市、绩溪县、婺源县市民居民可凭本人有效居民身份证或居住证(未成年人可凭户口簿)游玩徽州大峡谷景区,于2020年3月31日之前均可享受景区门票免票优惠。

相约安徽·向春而行 | “赏峡谷自然 得静谧清欢” 一起去徽州大峡谷露营!

五月,是欣欣向荣、万物竞争的时候,是充满无限朝气与美好的时刻。芳草未歇,花木繁盛,春去夏来,一切都为迎接下一个开始。徽州大峡谷位于黄山市休宁县源芳乡境内,景区内悬崖峭壁、群山连绵、飞瀑流泉、景色宜人。五一假期,来这里感受“峡谷柔情 山野自在

峡谷漂流、源芳翠谷、仰山寺三大游览区的徽州大峡谷景区

徽州大峡谷原名源芳大峡谷,位于安徽黄山市休宁县源芳乡境内,景区内悬崖峭壁蜿蜒曲折,群山连绵、飞瀑流泉,景色宜人。景区划分为源芳峡谷漂流、源芳翠谷、仰山寺三大游览区,目前已建成开放接待游客的是源芳峡谷漂流和源芳翠谷。源芳峡谷漂流:漂流的特点可

“某些地点应当出产幸福”——徽州大峡谷逍遥行(3)

三在后疫情时代,谈论大自然、森林、溪流和人类的关系,可能显得有点必要。人类和山水之间的渊源颇深,人类的祖先一开始就是在丛林中生活的,准确的说应该是生存。当距今320万年前,被考古学者1974年在肯尼亚与埃塞俄比亚交界地区发现的女性猿人化石,

“某些地点应当出产幸福”——徽州大峡谷逍遥行(5)

五当然说了这么多,作为一个不是徽州大峡谷当地居民的外地人来评判它的好坏还是有失公允的,毕竟当地人可能更了解大峡谷的前世今生。不过在现代化浪潮的冲击下,越来越多的人口跨地区流动,虽然疫情挡住了很多人的步伐,但从长远来看,这种趋势是会愈演愈烈的

“某些地点应当出产幸福”——徽州大峡谷逍遥行(4)

四作家马原在小说圈是一个神奇人物,拜读过他的有关西藏的《冈底斯的诱惑》,关于知青的《牛鬼蛇神》,还有一些小说《上下都很平坦》等,他也曾在同济大学任职好多年,教授文学还有电影。马原在2008年的时候身体非常不好,肺部被发现有肿块,虽然没有说明

4月1日起,黄山市民可免门票游玩徽州大峡谷景区

自2019年4月1日起,黄山市、杭州市、绩溪县、婺源县市民居民可凭本人有效居民身份证或居住证(未成年人可凭户口簿)游玩徽州大峡谷景区,于2020年3月31日之前均可享受景区门票免票优惠。(其中杭州市民参与活动时间截止至2019年4月30日)

四月里,三清山 徽州大峡谷,春游正当时

徽州大峡谷原名源芳大峡谷,位于黄山市休宁县源芳乡境内,景区长约25公里。 距黄山市16公里。景区内悬崖峭壁蜿蜒曲折,群山连绵、飞瀑流泉,景色宜人。徽州大峡谷景区划分为徽州峡谷漂流、源芳翠谷、仰山寺三大游览区,徽州峡谷漂流和源芳翠谷已建成,开

安徽徽州大峡谷:探索黄山最刺激最生态漂流

在徽州大峡谷,漂流中。若皮划艇遇到叠水激流,白浪翻滚,跌岩起伏,便会精彩异常。特别是当冲漂过坝之时,上下落差极大,皮划艇像要没入水中,忽又现于浪尖,虽有惊无险,却让人体会到刺激无限。若和三五朋友同游急速漂流,徽州大峡谷就会漾起满满的欢叫声和

再游徽州大峡谷(一)

五年前我还住在屯溪黄山学院北区附近,租了一间房子陪读的时候,周末一般我们都要骑自行车出去游荡。大约是五月的周末,我鼓动小孩远行,就骑了18公里到了徽州大峡谷。当时享受了黄山市民半价的优惠,就进景区了。那天水库阀门是坏了,水库里水都放光了,

【社会眼】时间跨度一年!徽州大峡谷限时免票!

最新消息新鲜出炉!消息之准确 内容之惊爆足以让各位蠢蠢欲动脑补到各位期待的小眼神日报君也就不藏着掖着了现在有请各位搬好小板凳迎接这来自天上的“馅儿饼”游乐山水新去处在黄山市休宁县东南部有一条鬼斧神工的大峡谷峻拔奇险的山峰 柔媚清澈的湖水宛如

再游徽州大峡谷(三)

是的,要是我,这样的收获进度与乐趣也会得意忘形的。景区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沿右边上行,继续去做景区公交。正式游玩是在二次景区公交到站后。小溪上砌着长条状的石块,流水从石块间下坠,发着哗哗的声音。水绝对是清澈无比,透透的,里面啥都一清二楚,但也只

微关注徽州大峡谷摊上事了!江苏六旬游客在景区意外死亡!

8月24日上午10时20分,休宁县公安局及黄山市人民医院接到报警称,有一名游客在源芳乡徽州大峡谷景区乘座交通车时不慎摔下,伤势严重。接报后,该县公安民警及市120急救中心立即派员赶往现场,紧急抢救意外摔倒的老人,但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而死亡。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小米电视评测网徐氏取名字大全赛车比赛网莫斯科旅游网芒果品种科普网平遥古城旅游攻略卢森堡旅游网蜂蜜知识网雁荡山旅游攻略长隆欢乐世界资讯网阿玛尼奢侈品法国香水品牌网海参养殖技术网贺州新闻资讯网陕西旅游网
德夯苗寨旅游攻略-德夯苗族村在风景秀丽的湘西武陵源风景区内,属省级风景名胜区。“德夯”为苗语,意为美丽的峡谷。在青山绿水间,点缀着一幢幢灰瓦石基吊脚楼,一条条光滑的石板路,一座座精巧的石拱桥,一群群赤足红装的浣纱苗女。德夯寨中有一座桥,是那样的古朴优雅,桥呈半圆形石拱,桥头两端是巨大的青石板彻成的石板路,连着夯峡溪两岸的苗寨。
德夯苗寨旅游攻略 kuaileduo.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