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湘西巨匪龙作金:化装新娘脱逃,藏山洞下山寻找食物被一农民砍死

2023-06-03 01:21:56 14

摘要:龙作金在众多湘西匪首之中号称“鬼精”和“恶魔”。狡猾奸诈,残暴成性,善于玩弄权术。龙作金是湘西剿匪后期最厉害的一个匪首。他的“湘黔川铲共救国军”也是最后被消灭的一支湘西土匪武装。龙作金自幼喜欢看〈三国〉,常以“小诸葛”自居。遇事冷静,常有惊...

龙作金在众多湘西匪首之中号称“鬼精”和“恶魔”。狡猾奸诈,残暴成性,善于玩弄权术。

龙作金是湘西剿匪后期最厉害的一个匪首。他的“湘黔川铲共救国军”也是最后被消灭的一支湘西土匪武装。

龙作金自幼喜欢看〈三国〉,常以“小诸葛”自居。遇事冷静,常有惊人之举。堪称湘西土匪中的一个“怪才”。

有一次,龙作金被解放军和民兵的搜山队伍包围在大本寨后面的一座山上。

眼看就要被抓住了。龙作金不慌不忙的爬到山顶,向西坡下面不停的滚石头。

随着石头在西坡树林和草丛中的滚动声,龙作金居然变换成女人的声音在山顶贼喊捉贼:救命啊!快来抓土匪啊!龙作金从西坡逃跑了!…

在山上搜索的解放军和民兵听见喊叫,全都赶往西坡山脚。

趁此档口,龙作金从容地从包围圈的东坡空隙扬长而去。

湘西巨匪龙作金

和众多湘西名匪相比,龙作金堪称“大器晚成”。

龙作金是湘西花垣县排荡乡排达寨人。苗族。家有良田数百亩,是当地有名的地主老财。

1947年春,龙作金厌倦了地主生活,于是便花钱混入政界,金钱开路,当上了国民党三青团的区队长。开始了他的为匪生涯。

他在排荡、大本寨和麻阳一带拉起了自己的民团武装。由于诡计多端,善于权术,他很快就成为当地地头蛇中的老大。

解放前夕,龙作金已经混进了永绥县警察局,成了警察局的中队长。花钱当官,土匪当警察,这都是当时国民政府的一大特色。

1949年10月,解放军进军大西南,国民党警察局作鸟兽散,龙作金觉得机会来了。

他带着人马投奔了湘西巨匪周爕卿,上山为匪,在湖南花垣、贵州松桃和四川秀山一带和解放军打游击。

周爕卿在边城之北成立了“湘鄂川黔反共救国军”。龙作金不甘落后,就在边城之南成立“湘黔川铲共救国军”,自封总司令。

龙作金和周爕卿一南一北,遥相呼应,狼狈为奸。周爕卿进攻边城,龙作金就攻打卫城来侧应。

周爕卿被抓后,龙作金又带领队伍营救他。

龙作金围攻卫城时,已有三五千匪众。大家会疑问,龙作金怎么在短时间内聚集了如此众多的土匪?

其实,他的作法和周爕卿如出一辙。封官许愿,画符招兵!他抓住了湘西土匪和他一样的虚荣心!

龙作金本身只有不到五百匪众,他自任“铲共军”司令后,又在下面分封了十多个司令副司令。只要你有人枪,都可以到他这里领个“司令”过把瘾。

像周子旷、周兴武、龙成维、麻春华这些土匪头子,都被他封为司令。

一时之间,边城司令满天飞,匪首们也都自我陶醉在“司令”的虚荣美梦之中。

就这样,他不费一分一毫,一枪一弹,就凭三寸不烂之舌和一沓空白的委任状,就将边城所有的匪众收罗帐下。

人马枪支自己带,军粮军费全靠抢!土匪们要的是虚名,而龙作金要的却是他们性命。

与人民为敌,其结果可想而知。

会变声口技,化装成新娘多次脱逃

关于湘西巨匪龙作金的故事,前面〈血战边城〉已经发了十二集,感兴趣的朋友可在@老树昏鸦vlog主页收看。

今天这集主要讲述龙作金的灭亡之旅。再狡猾的狐狸,终究逃不过猎人的猎枪。

1950年11月7日,石邦智和杨君全营长在夯来洞消灭周兴武、周子旷匪部之后,迅速将龙作金、龙成维匪部包围在龙角山。

激战三天,龙作金匪部一千多人被彻底打散。大队长龙正林及众多蚂蚁“司令”被打死。龙成维逃亡贵州,后向二野137团投降。

战士们找遍了整个战场,龙作金却仿佛人间蒸化,销声匿迹。

原来,龙作金见陷入解放军的包围圈,他“小诸葛”的军事天赋再一次得到充分体现。

他一面鼓动龙成维和龙正林对解放军发起反击。自己却化装成一个新娘子坐着花轿逃走了。

在杉木冲检查站,解放军的哨兵将他的花轿拦下,要他下轿接受检查。

戴着红头巾的龙作金,学着女人的声音放声痛哭,大吵大闹,说什么按苗族人的规矩,新娘子在洞房之前不准外人揭开头巾的。解放军不能违反民族政策啊。

由于龙作金的女声口技惟妙惟肖,装的无懈可击,解放军只好放行。他顺利的通过了关卡。

龙作金虽然打仗不咋的,但逃命的水平还是挺有一套的。凭着他的变声口技,多次男扮女装逃过追捕。

龙作金久久不能归案,石邦智特别着急。

1951年1月,解放军47军开赴朝鲜战场参加抗美援朝去了。这时,大多数湘西土匪匪首都已经归案或者被消灭,可龙作金依旧如石牛入海,不知所踪。

一日,石邦智从俘虏口中得知,龙作金就藏身在排达寨的山中。经过教育改造,这名俘虏愿意立功赎罪,将龙作金引出来抓捕。

这名俘虏就是新中国最后的土匪匡三。匡三曾经和龙作金一起在贵州松桃营救过“九路军”总司令周爕卿。

在掩护周爕卿和龙作金逃离时被解放军俘虏。但龙作金并不知情。匡三是新中国最后被抓的一个匪首,1975年才被抓捕。他的故事我们下集再说。

石邦智和杨营长通过匡三抓获了徐雅南和龙作金下面的十多名匪首。这次,希望用同样的方法来抓捕狡猾的龙作金。

匡三为了立功,供出了龙作金的藏身山洞。

可当石邦智和战士们乔装成村民,押着匡三来到山洞时,龙作金早已人去洞空。

无法找到龙作金,怎么办呢?难道是走露了风声?

再次脱逃,最后的疯狂

石邦智要匡三留下一封信,约定晚上在排达寨外的草树下见面,有重要情报给他。

这叫死马当作活马医,反正失去了线索,只能碰碰运气。

1951年6月25日晚,县大队一排梁银虎排长带着龙文魁等一班战士在排达寨设下埋伏。

大家已经在这里埋伏了三个晚上,专等龙作金前来接头。可一连几天都不见人影,大家都以为龙作金不会来了,都失去了信心。

是夜月明星稀。半夜时,龙作金出现了。

石邦智让匡三在窗口仔细辨认。此时的匡三还被绑着手,解放军对其并不十分信任。

狡猾的龙作金让龙作雨和几个土匪在村口埋伏接应,并不急着上钩。他让龙作雨前去打探,看看屋内是不是匡三。如果是,就让他出来和自己到草树下见面。

龙作雨化装成村民来向匡三传话,见周围似乎不对劲,慌忙后撤,大叫:大哥快跑!

匡三确认草树旁的人影就是匪首龙作金。小战士龙文魁(苗族,19岁,凤凰人)眼疾手快,手起枪落,一梭子过去,龙作金应声倒地。栽倒在稻田里。

梁排长和龙文魁随即和战士们冲了过去,追赶龙作雨和村口的几个土匪。

两人冲过龙作金倒下的田野,又打死了四个逃命的土匪。

这时,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原来,狡猾的龙作金并没有中枪,他只是在装死。

等梁排长和龙文魁冲过自己身边之后,他立即起身,从背后连发数枪,将梁银虎和龙文魁射杀。然后从相反的方向逃回山中,从此再次消失的莽莽林海。

这次抓捕失败后,解放军和民兵组织了多次的万人搜山,都没有发现龙作金和龙作雨(又叫龙正和、龙老保)的行踪。

藏身大龙洞变成野人

经此变故,龙作金兄弟更加谨慎。除了自己信任的“堡垒户”,他根本就不出山。

所谓“堡垒户”,就是自己人,自己特别信得过的亲属、朋友和老部下。

两兄弟凭借着当地熟悉的环境,以及当地众多关系户和堡垒户的支持苟延残喘,在深山沟壑与解放军周旋。

边城山区山高林密,溶洞很多,便于隐蔽。

解放军和民兵也没有闲着,广泛开展群众工作。通过打土豪分田地,访寒问苦,得到了当地百姓的大力支持。瓦解了土匪赖以生存的基础。

一些群众主动揭发,带领解放军上山抓匪。

眼见身边的土匪越来越少,龙作金把怒火对准了给解放军搜山带路的群众身上。

他先后派人暗杀了王瑞山、王其昌等多名给解放军带路的积极份子。其堡垒户吴洪珍因没有按约定给他送粮食也被杀害。

他怀疑龙潭乡的老百姓出卖自己,下令让匪首杨德玉偷袭龙潭,将村民的三十六间木房全部烧毁。

多行不义必自毙!县大队为保证群众安全,在各个乡村成立民兵组织,严防死守。

龙作金的恶行引起了众怒。石邦智组织县大队和民兵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搜山搜洞,挖地三尺,也要将恶魔揪出来。

龙作金为了缩小目标,在解放军搜山时,他和杨德玉分头突围,约定在贵州松桃会合。同时还装模作样的和众匪约定了接头暗号。

杨德玉带领匪众逃到龙角山时,被解放军一网打尽,全军覆灭。

等杨德玉走后,他和自己的弟弟却悄悄折回大本寨,躲进了当地深山的大龙洞,两兄弟过起了野人生活。

末日黄昏,一代名匪死于农民斧下

1952年3月11日傍晚。蒙蒙细雨,春寒料峭。

天色渐渐漆黑之时,大本寨村民龙老珠一家正在围着火塘吃晚饭。

突然木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一个“魔鬼”飞快的闪进屋内。

来人手提步枪,腰插匣子炮,衣衫破烂,蓬头垢面,胡须邋遢,一个活脱脱的野人。正是曾经风光一时的湘西巨匪龙作金。

龙老珠家是龙作金的“堡垒户”。龙作金进门之后,像在自家一样围着火塘吃起饭来。吃饭时依然谨慎的怀抱步枪。

不知有多长时间没有吃过米饭了,龙匪将鼎罐里的饭菜一口气吃了个精光。

他不知道,经过教育,龙老珠一家已经答应政府,准备捉拿龙匪归案。小儿子龙老三已经参加民兵。

龙作金进屋后,龙老珠和老婆像往常一样很热情的接待了“龙司令”,并吩咐龙老三到门外放哨。其实是让龙老三去村里报信。

没想到,狡猾的龙作金对此产生了怀疑。他三两口吃光了饭菜转身就走。

龙老珠忙大声吩咐老伴:快给龙司令带些玉米回去,怎能让司令空手回去?

老伴急忙从内屋拿了十多斤的一袋玉米交给龙匪。龙老三听说龙匪要走,知道报告村里已经来不及了,急忙转身回来在门口将他拦住。

这龙老三天生神力,一把将龙作金连同步枪玉米一起抱住,拖进屋内压在地上。说:还想逃,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龙作金被突如其来的背叛吓得心惊肉跳,一边反抗一边大声呼救:老保快来救我!?

原来,龙作金在进龙老珠家之前,让自己的弟弟龙作雨(小名龙老保)躲藏在附近放风。龙作雨听到呼救,急忙提枪赶了过来。

这时,龙老三和龙作金已经在黑暗的堂屋里殊死抱打。这龙作金也不是省油的灯,很快就从下面翻身过来,将龙老三又压在下面。

黑暗中,龙老珠和老伴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帮助龙老三一起将龙匪紧紧抱住,让他无法开枪。同时,老伴大声呼叫邻居:快来快来抓龙作金啊!

龙老珠和老伴一边呼喊一边抢夺龙作金的步枪,龙老三则任凭风浪起就是不松手。一双有力的大手像铁钳一样将龙作金牢牢控制住。

龙老珠抢下龙作金的步枪后并不会用,正准备用枪托暴击龙的的头部。这时,龙作雨提枪来到门口。

龙老珠和老伴大叫不好,慌忙跑到门边将门栓上。老两口用身躯拼命抵住龙作雨的撞击。

大龙洞的白骨

龙作雨撞不开门,就拿着快慢机对着木门连射数枪,龙老珠背部和胸口连中数弹,当场倒下牺牲。

老伴也身中数弹,一边喊着儿子报仇,不久也离开人世。

这边龙老三和龙作金在地上不停的进行鳄鱼翻滚对打。死亡边缘的敌人是最可怕的。龙作金暂时占据上风翻到了上面,准备掏出快慢机击打龙老三。

正在这时,龙老三右手摸到了地上的一把劈柴的斧头。他用尽平生最猛的力气,在母亲报仇的呼救声中,给予龙作金的脑袋致命一斧头。

龙作金“啊”的一声惨叫,脑浆迸裂,脑袋被劈开一条长口,歪倒在龙老三身上。

龙作雨听见龙作金的惨叫声,知道一切都完了。

加上枪声一响,附近的解放军和民兵纷纷赶来。龙作雨不敢久留,只好放弃救援龙作金,独自往大山仓皇逃走。

说也奇怪,这时,雨停了。月亮出来了。月色一片惨白。

龙老珠和老伴都已离去。后来,两口子都被当地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龙作金还剩有一口余气。但愤怒的人们气愤极了,用刀割下他的人头,拿到县城悬门示众去了。

龙老三,这位憨厚的苗族青年,被评为剿匪英雄模范,光荣地上了北京,出席了全国民兵英模会,受到了中央领导的接见。

龙作雨独自逃回山中,躲进大龙洞再也不敢出来。许多年后,人们开发大龙洞,发现了一堆白骨……未完待续!

告慰英灵,致敬先烈!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吾辈定要万分珍惜!湘西剿匪更多的精彩英雄故事已经发了三百多集;血战边城已发十三集,下集介绍湘西巨匪周爕卿的离奇逃亡之旅,神秘山洞的木乃伊!喜欢的朋友,敬请关注@老树昏鸦vlog点赞评论+转发!神秘湘西,含泪和热血的故事。更多精彩下集继续……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